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縣域概況 > 人文

“中國大學之父”——張百熙

發布日期:2018-07-17 12:53     來源:長沙縣政協

  張百熙(1847—1907),湖南長沙人,少時就讀於長沙城南書院(現長沙第一師範舊址),1874年(同治十三年)進士,仕途一帆風順,曾先後擔任過侍讀、侍講、日講起居注官、國子監祭酒、都察院左都禦史、順天府尹和工部、禮部、刑部、吏部、戶部、郵傳部尚書,還擔任過赴英國頭等專使大臣、政務大臣、新貢士朝考閱卷大臣、殿試讀卷大臣、編纂官製大臣等重要官職,被清廷賜予賞黃馬褂、賜紫禁城和西苑門內騎馬等殊榮。張百熙在清廷為官三十餘年,擔任過許多重要官職,但張百熙最為突出的是對近代教育的卓越貢獻,是名符其實的近代教育改革的先驅者。

  1894年甲午戰爭後,中國麵臨被帝國主義瓜分的危險。為了救國圖存、以康有為、梁啟超為代表的維新派,提倡學習外國、維新變法。他們認為維新變法,首先要從廢科舉、辦學堂開始。西太後也不得不聲稱要“變法維新”,並提出“興學育才實為當今急務”,宣布逐步廢除八股取士的科舉製度。1901年12月,清廷派時任吏部尚書的張百熙兼任管學大臣,專門負責京師大學堂的恢複和籌建事宜。正如《清史稿》所記載“張百熙”以人望被斯任,於是海內欣然望興學矣!

  張百熙於1898年戊戌變法前就以經濟特科薦康有為,認為康有為有非凡卓越的政治才幹,必須予以重用。百熙積極支持康有為、梁啟超的“廢科舉、辦學堂”的思想。百熙擔任管學大臣後,就大刀闊斧地改革舊的教育製度——科舉取士體製,最突出的是恢複和改革京師大學堂(即北京大學前身)。

  他認為,原來的京師大學堂(後稱為戊戌大學)“一切因陋就簡,外人往觀之,重輕之,等於蒙養學堂”,實質上仍是一所封建書院。因此,百熙廢寢忘食、嘔心瀝血,開創基業,物色人才、改革教育製度。他在向清廷的奏折中說:“大學堂應法製詳盡、規模宏遠,不特為學術人心極大關係,立即為五洲萬國所共觀瞻。天下於是審治亂、驗興衰、辨強弱。人才之出出於此,文明之係係於此。是今日再議舉辦大學堂、非徒整頓所能見功,實賴開拓以為要務,斷非固仍舊製,敷衍到觀所能收效者也”。

  1902年8月,百熙吸取西方先進辦學經驗,結合我國實際情況,親自主持擬定了一套學堂章程上奏,經清廷批準頒布執行,這本章程被稱為《欽定學堂章程》,也是我國第一個以政府名義規定的完整學製。

  章程包括從蒙學(幼兒園)、小學、中學到大學的各級學堂章程,統一了全國各地各級學堂的教育體製。其中有京師大學堂章程八章八十四節,對大學堂的辦學綱領、科目設置、課程安排、招生辦法、畢業分配、聘用教師、領導體製和教學紀律都做了詳細規定。其宗旨是:“京師大學堂之設立,所以激發忠愛,開通智慧,振興實業”以及“端正趨向、造就通才,為辦學之綱領。”章程規定:大學堂分大學預科、大學專門分科和大學院三級。大學預科又分為二科,一曰政科,設經史、政治、法律、通商、理財等目;二曰藝科,設聲、電、化、農、工、醫、算等目。預科三年畢業,本科三年畢業考試合格相當於現代本科,下麵所設的科,相當於現代大學下麵的學院;科下又分目,相當於現代大學的係;大學院相當於現代大學的研究生院。當時的分科大學共設7科35目。

  為了辦好大學,張百熙十分注意延攬人才,他選定直屬知州“桐城派”著名領袖吳汝綸為大學堂總教習。開始吳汝綸不願出任,張百熙便穿著大禮服跪下不起,並說:“吾為全國求人師,當為全國生徒拜請也。先生不出,如中國何!”吳汝綸才應允。當時海內一些著名的專家學者雲集門下。如陽湖古文家張筱浦任副總教習;於式枚為大學堂總辦,李家駒、趙從蕃為副總辦;李希聖為編書局總纂;著名翻譯家嚴複任譯書局總辦,林紓任副總辦;知名人士楊仁山、屠敬山、王瑤舟擔任國學老師,孫治讓、蔡元培擔任史學教習,網羅名流、薈萃高等學府。經過招生,大學堂共錄取學生182名,1902年12月17日,大學堂舉行入學典禮,宣布正式開學(解放前,北京大學即以12月17日作為校慶日)。

  同時,張百熙設立了速成科,分為二館:一是仕學館、二是師範館,還辦了醫學館、譯學館、實業館、報館和書局等。以後的北京師範大學、北京醫科大學即由師範館、醫學館與京師大堂中的醫學科演化而來。我國各省派官費留學生留學東、西洋也是從此開始的,從而基本改變了過去的科學製度。

  由於張百熙在籌辦京師大學堂的過程中,重用了一些比較開明和進步的知識分子,引起了以西太後為首的頑固守舊勢力的仇恨和反對,他們對京師大堂進行了惡意攻擊和造謠誹謗,張百熙則首當其衝。清廷終以張百熙“喜用新進”,有改良主義思想,不夠可靠為由,便加派了滿人榮慶為管學大臣,對他進行監督。後來清廷又派張之洞與張百熙、榮慶在《欽定學堂章程》基礎上共同進行了修改,雖然主要框架沒有大的變化,但以加了經史課的比重,恢複了進士館,將辦學思想改為“以忠孝為本,以中國經史之學為基”。修改後的章程叫《奏定學堂程》。由於頑固守舊勢力的多方掣肘,使張百熙的興學抱負未能全部實現。

  經過張百熙的苦心經營,盡管當時的京師大學堂與現代大學相比,尚有較大差距,但畢竟在我國辦起了第一所有諸多現代因素的大學堂,開了現代大學的先河。所以,在抗日戰爭時期,重慶市有一位學者張慧劍先生在《大學當年》一文中說:“當時多呼百熙為大學之父”。

  張百熙於光緒三十三年(1907年)2月18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六十歲。清廷諭曰:“……茲聞溘逝,悼惜殊深,著賞陀羅經被,派貝勒載洵帶領侍衛十名,即時前往奠祭。加恩追贈太子少保,賞銀二千兩……子江蘇試用道張振鏞,著以道員即補;……其靈樞回籍時,著沿途地方官妥為照料,用示篡念藎臣至意”。尋賜祭葬,予諡“文達”。靈樞由北京長途跋涉運回長沙家鄉,1908年8月葬於長沙縣春華鎮渢田村(現百熙村)。墓於1989年5月被盜,2005年9月16日被列為長沙市文物保護單位。

  張百熙去逝後,其門生痛悼恩師,捐款七千兩銀子,擬於京師大學堂鑄銅像以作紀念,後因看到百熙身後家境清貧,遂將此款存於北京商號義善源生息,以養遺屬。不久,義善源倒閉,此款亦被乾沒。京師大學堂還在陶然亭辟地建立一座紀念館——嶽雲別業,館內懸掛張百熙巨幅遺像,並陳列其各種文物和遺物。抗日戰爭爆發後,北京形勢緊急,此館的房地產全部交給了北京大學。

  張百熙的逝世,使許多開明官吏和知識界人士十分悲痛,紛紛撰聯悼亡。林琴南挽聯中有一句:“一江湘水動悲風”,生動地反映了當時知識界對其逝世的悲慟情懷。

  人物成就  1901年後興辦學堂、設立報館,創辦了醫學堂、譯學館、實業館,選派學生出國留學。

  1902年,張百熙主持擬訂《欽定大學堂章程》,是中國第一部以政府名義頒訂的完整學製。

  1902年1月-1904年1月擔任過北京大學的校長。

  人物主要著作  《籌辦京師大學堂情形疏》

  《京師大學堂章程》

  《考選入學章程》

  《高等學堂章程》

  《中學堂章程》

  《蒙學堂章程》

  《欽定學堂章程》

  《清史稿·藝文誌》

  《張百熙奏議》

  《退思軒詩集》

  《補遺》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